品读经典您的位置是:首页 > 学生工作 > 品读经典

我是人间惆怅客

发布人:admin  日期:2016-07-25 19:57:29  浏览数:[458]  字体:[] [] []

 

2014级英语教育一班 李阿芳

 

    他是菊,飘逸脱尘,与世无争。

    他是莲,遗世独立,纤尘不染。

    他是被誉为“清朝第一词人”的纳兰性德。他拥有尊贵的身份,显赫的家世,超人的才华。可他却说“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我曾无法想象,一个看起来似乎是拥有一切的人为何会写出那样哀婉清丽的词句。翻开那本《纳兰容若词传》,在诗词中一点点追寻他的踪迹。

    彗星般的人生,可以短暂,但绝不可以暗淡或沉沦。容若用他三十一年的短暂生命,给后世留下了皓月清风下一个清瘦而孤独的背影和无尽的感叹。

    “君子以成德为行,日可见之行也”为“成德”,“恭敬谨慎而容”为“容若”。人如其名,纳兰容若绝对担得起“谦谦君子”四字。生于顺治十一年,卒于康熙二十四年。他生活在清朝初期那个满汉界限分明的时代。即使父亲是权倾朝野的纳兰明珠,即使是皇亲国戚,即使身为康熙帝宠信的御前侍卫,他都像一个普通人一样去生活。满人只是他的政治身份,他接受并热爱的是汉族的文化,他自称为“成容若”这样一个汉人的名字。只因顾贞观的一句委托,容若便用五年的时间营救素未谋面的被发配到宁古塔的吴兆骞,除了对好友的帮助,更多的是对吴兆骞的欣赏。足见他不仅仅有文人的儒气,也有些许游侠的豪气。他谦卑而真诚,与一批汉族布衣文人结成忘年之交。顾贞观,陈其年,严绳孙,朱彝尊,姜宸英,当年这些引领文坛的文人就在容若的号召下齐聚在京城纳兰明珠府邸的渌水亭。几百年过去,那里现在已是宋庆龄故居,丝毫看不出当年明珠府邸的气派豪丽,可渌水亭依旧弦歌不绝,成为时代的绝响。

    梁启超先生曾说:纳兰词中有时代哀音。容若那一篇篇凄美的词第一次将悼亡推为词坛的一个重要主题。正如曹寅所述“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人知”。他的惆怅并不仅仅是因为发妻卢氏的过早离世留给他无尽的遗憾和哀伤,还有现实和理想之间的矛盾和巨大落差。他在儒家思想里所学的那些真理和愿望与现实相对。出生于贵族官宦之家,锱城京国,乌衣门第并不是他的选择。步入官场,成为皇帝贴身侍卫,鞍前马后受官场条例所缚也非他所愿。即便必须踏入仕途也不用特权执意与汉族学子一起参加科举,这是他的执着,也是他的底线。然而,在那个时代,容若个人的底线和挣扎在现实面前是及其无力的。父亲从一名普通的侍卫成为朝中重臣,这其中多少的不择手段他都看在眼里,可他无力改变,于是他选择冷眼旁观那些与自己泾渭分明的污秽。他之所想,不过看闲庭落花,云卷云舒,读书作词,侧帽风流。以自然之眼观物,以自然之舌言情。心性如此淡泊单纯的他又怎么能够忍受得了那些黑暗和污秽?都说一个人的际遇影响性格,容若却相反,出生贵族却没有沾染世俗之气,也正因为他的性格才造就了他的经历,造就他一生的惆怅。卢氏的死让他心灭,现实的残酷让他心死。康熙二十四年的那个冬天他死于寒疾,那不仅是身体上的病痛,也是心寒。死去对他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或许会找到一个自己向往的世界,去寻最爱的人。

    一尺华丽,三寸忧伤。他的心可以大到包容天下,也可以小到只容她一人。他可以凭借家世背景扶摇直上,更可以用满腔才情拥览天下。他可以享尽富贵,却选择了侧帽风流。他是历史长河中一盏孤灯,微弱而又明亮。合上《纳兰容若词传》,闭上眼,这是我对那位清朝词人的全部映像。

0
[ 打印 ]  [ 返回 ]  [ 关闭 ]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麓山路36号

邮编:410081

邮箱: wyxy@hunnu.edu.cn

湖南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 版权所有

Initiative Designed By Zhihua Li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