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学科网站|本站首页|

院友回忆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友之家 > 院友回忆 > 正文

甄陶先生

发布人:学工办日期:2019-11-12 19:46:16浏览数:

甄陶先生是位神秘的先生。他高高个儿,瘦瘦的身,行色匆匆,像阵风,天天戴墨镜,时时提着篮。

读大二时,师资更换,系里给快班配了最权威的老师。上精读课才知道,老师正是岳麓山下那位神秘的先生,湖南师院外语系赵甄陶教授。

先生讲课,不用讲义,但娓娓道来,如行云流水;他旁征博引,文采斐然。他引导我们挖掘课文,含英咀华。我们一路穿越时空,和世界顶尖作家促膝谈心。每上一篇课文,我们的心灵跟着先生作一次远足的旅行。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窥见了他的篮中的秘密,篮里装满了碎碎的纸片,纸片上写满了怪怪的单词和长长的句子,句子底下划满了红杠杠绿道道。单词生僻难懂,句子洁屈聱牙。原来,那是他在几十年教学生涯中收集的经典难词和难句。他的篮子,成了他上课时妙语连珠的宝库;他的篮子,也成了装载英语知识的大千世界!难怪系里流传一句顺口溜:有疑难,问甄陶。在师生互动中,先生发现了我对翻译的爱好和对文学的钟情。于是,在课堂上,他那像海水一样深邃的墨镜更多地注视着我。

又是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去了先生寓所。走进书房,仿如走进了无边的书海,各种书籍,卷帙浩繁,大小词典堆积如山,报章杂志层层叠叠。置身室内,仿若站在五彩缤纷的天地间。

昏暗的吊灯微微晃动,先生端坐中央,依旧戴着不曾摘下的墨镜,与我侃文学,谈翻译。他拿出他的译作,供我研习。我惊叹地看到:他的译笔纵横,洋洋洒洒;句意流畅,朗朗上口;词义精微,恰如其分;译技精湛,风格古雅。其实,先生的译作比原文更精,更深,更美。好一个翻译大家,好一位文学大师!

先生的译作,让我大开眼界。我景仰先生,把他当权威崇拜,然而先生谆谆教导:“要事实求是,相信权威,但不盲从权威”。是啊,先生对我教导的,也是他自己这么做的。那年里,先生就毛诗英译中的几个误译,与翻译界泰斗针锋相对,打了一场旷日持久的笔仗。谁敢太岁头上动土,唯我甄陶先生也。先生正是凭着湖南人天不怕地不怕的倔强性格和实事求是的顽强精神,推翻了泰斗的翻译,迎来了毛诗赵译的结局。从此,先生驰骋译林,声名大振。

又是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知道了先生戴墨镜的缘由。在一次随意的交谈中,先生不经意地说出了他鲜为人知的眼疾。原来,他独眼闯天下,大名扬五洲啊。难怪他总是目不离镜啊。听到先生自述,我震撼了:看完书房里浩繁的书籍,堆积的词典,层叠的报章,那需要怎样的执着?透过他那副像海一样深蓝的墨镜,我还看到了先生像海洋样广阔的胸怀。

在物欲横流的年代里,先生送我一句话:“就在你的立足之处深挖下去,必有清泉涌出”。先生教诲,我谨记心中,于是我忍住清贫,熬住寂寞,在自己的精神世界彳亍徜徉。为家乡走向世界,也为世界认识益阳,搭起了鹊桥,尽绵薄之力。

在这聚散离合的尘世,与先生的邂逅,是我一生最大的幸事。今天,先生远去了,然而先生的精神永存!在我的人生道路上,先生深深地影响着我的心灵。他是一位伟大的学者,但伟大而又平凡。他学高,但从不以学者自居;他德高,且从不沽名钓誉。先生之风如玉竹临风,先生之骨铮铮铁骨。

甄陶先生,永远是我心中的好先生!


(作者系外国语学院校友陈胜良,此文系湖南师大《我与师大》海内外校友征文大赛并列第一名获奖散文并被录人中国作家协会散文大系一书中)

上一条:我国资深翻译家刘重德教授

下一条:追忆恩师张文庭和申恩荣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