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学科网站|本站首页|

院友回忆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友之家 > 院友回忆 > 正文

重德先生

发布人:学工办日期:2019-11-12 19:52:45浏览数:

在湖南师范学院外语系读书,当赵甄陶教授的学生是一种幸运,但没有当刘重德教授的学生,却是一种遗憾。我既感到幸运又感到遗憾。幸运的是,我受过甄陶先生的那种如竹临风,铮铮铁骨的人格魅力的影响,得到过先生的惯用法和英诗翻译理论的雨露的滋润。遗憾的是,我错过了感受重德先生为人重德,治学求真的人性的光辉的际遇,也错过了享受先生高屋建瓴的“信达切”翻译理论的阳光的照耀。

其实,我早就认识重德先生,外语系“刘赵张周四巨头”之首。先生一丝不苟,一尘不染,但先生温文儒雅,和蔼可亲。先生既是一位学富五车的学者,又是一位德高望重的教者,还是一位慈眉善目的长者。先生还是同窗刘红英的慈父,这让我有了“巨人”就在身边的感觉。虽说“巨人就在身边”,但我与先生却还是咫尺天涯,因为先生像巍峨的岳麓山,在我面前伟岸地屹立着。

仰视高山,我时时想走近高山但我时时担心走不近高山,因为我伫立在另一座高山的脚下,岂能此山望见那山高?再说,我是赵教授的学生,如果我去请教刘教授,我怕刘教授会因门户之见而拒我于师门之外。然而,让我感到意外,我的担心错了。在一个秋阳杲杲的午后,我在校园里通往教授楼的梧桐树下邂逅了那位我早已景仰的刘教授。我竟然也能在重德教授这座林荫蔽日的高山脚下徜徉拾贝。那天下午,重德先生刚上完课而风尘仆仆地走在回家的路上,我迎上去问好先生并就我试译的原著小说《简爱》里遇到的诸多疑难请教了先生。先生走到梧桐树下,摘下眼镜,看了看被我划了红杠杠绿道道的难句,又看了看我笔记本上的一句句蹩脚的译文,然后,先生指出我的译句的不妥之处并作了画龙点睛的修改。我问先生为何要那样翻译,先生便从英国翻译家泰特勒的“三原则”,滔滔地讲到中国翻译界泰斗严复的“信达雅”,继而娓娓道出了他自己的“信达切”的观点。先生诲人不倦地给我讲解,没有了先前那种风尘仆仆的匆忙。请教重德先生的时间虽说是须臾片刻,但我感到我的灰暗的人生旅途上仿佛投射了一缕阳光,让我感到温暖无限。于是,我激动地感谢先生说:

“非常谢谢重(chong)德教授为我点拨疑难。”可是重德先生马上纠正说:

“我不叫刘重(chong)德,我叫刘重(zhong)德。重,就是看重德行的重。”是啊,先生是这么说的,他一辈子也是这么做的。给我解答完疑难,先生又风尘仆仆地走在回家的路上。望着先生远去的背影,我又想起了那巍峨的岳麓山,更想起了先生比岳麓山还要高的德行。先生高山仰止,景行行止,道德高尚,光明磊落!

其实,我认识先生而先生并不认识我,可是先生为我解答疑难,不吝赐教,不厌其烦,不分彼此,不图回报。我惊讶的是,在这个陌生的校园里竟然还有如此热心的老师!后来我才知道,不管是自己的学生还是别人的学生,不管是学生还是教师,不管是工人还是农民,不管是医生还是战士,不管是当面请教还是来信讨教,先生都是有教无类,有问必答。

先生对素不相识的学生的请教尚且如此认真,对课堂里的教学,他更是精益求精。为了让学生畅游学海,先生自己先下海。每每上课,先生总会在当天早晨四点起床备课,查阅大小词典,参考各种资料,考证所有问题,寻章摘句,旁征博引。备好了的课,先生还不满足,还要一遍又一遍地试教,试到胸有成竹,烂熟于心。在一遍又一遍的试教中,先生是不倦的厨子,红英是耐心的食客。父女配合,天衣无缝,每天为班上的学生准备好一道道美味的知识佳肴,让嗷嗷待哺的学子饱餐先生精制的精神食粮。

在天光云影共徘徊的课堂上,先生为学生授业解惑,指点迷津。先生学识渊博,学贯中西,讲课举一反三,答疑引经据典,训练循循善诱。先生的讲授透彻明了,干脆利落。最复杂的句子一经先生讲解,学生便豁然开朗;最隐晦的文意一经先生点拨,文章便其义自明;最纠结的问题一经先生分析,答案便一目了然。除了讲文学,讲词法,讲句法,讲用法,先生也讲翻译。每讲翻译,先生言必讲乔姆思基,讲泰特勒,讲严复,也讲自己的“信达切”,让学生领略异国风情,感受翻译魅力。除了讲知识,讲方法,先生也讲思想。每讲思想,先生言必讲德行,讲勤奋。原来,先生也非书香门第之家,而是出生于河南滑县一个偏僻的乡村。先生正是凭着自己聪颖的智慧和毕生的勤奋,从河南走到北大,从北大走上大学讲坛,从讲堂走上教授这个崇高的地位。先生以身作则,为学生树起为人重德的楷模,点起学生追求真理的火花,激起学生爱国的热情。先生教育学生,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先生学而不厌,诲人不倦,为人重德,治学求真,堪为代宗师,为人爱戴,为人景仰!

其实,真正认识先生,还是在我毕业后的岁月里。在我的杂草丛生蒺藜滋蔓的翻译小天地里,我彳亍行走,慢慢走出了一条漫漫长路。在长路上,我上下求索,终于找到了翻译的真理——“信达切”伟大的理论,那是先生的真知灼见,那是先生思想的光芒!离开学校,虽然没有了“巨人就在身边”的感觉,却有了“巨人就在心中”的感觉。翻开书籍,打开博客,点击百度,一篇篇缅怀重德先生的文章,跳人眼帘。他为人重德的故事感人肺腑,他治学求真的精神催人奋进,他翻译的成就令人惊讶,他为我们打开了一个世界。看到先生的译作:英国奥斯汀的《爱玛》,赫士列特的《莎士比亚戏剧人物论》,美国斯托夫人的《黑奴吁天录》和盖斯特的《寻常人家》,还有他的论著:《浑金璞玉集》,《试论翻译的原则》《翻译原则刍议》、《谈翻译的忠实性》《理解、表达与文学翻译》、《常用译法例解》《谈谈直译和意译》、《英语定语从句的译法》、《阿诺德评荷马史诗的翻译》《托尔曼教授谈翻译的艺术》,《英语AS的用法研究》及《翻译漫谈》,我仿佛看到了先生铸就的一块块丰碑,在翻译的历史天空上闪闪发亮,熠熠生辉!

其实,先生可以和泰特勒媲美,可以和严复比肩,可以和杨宪益驰名。作为中国翻译工作者协会副会长,中国英汉语比较研究会会长,作为伟大的翻译家,著名的教育家和杰出的英语学者,重德先生享誉海内,蜚声海外,闻名遐迩。

重德先生,永远是我怀念的好先生!


(作者系师大陈胜良)

上一条:常绕梦魂来一缅怀张文庭教授

下一条:我国资深翻译家刘重德教授

关闭